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其他新闻» 媒体报道» 【新京报】制药用的工业大麻 持续火热背后的困境怎么破

【新京报】制药用的工业大麻 持续火热背后的困境怎么破

作者:

浏览次数:

日期:2020-11-26

  作为工业大麻的起源地之一,也是当前重要的产地之一,我们又能做什么呢?

  

  2020年11月13日,位于湖南长沙的中国农科院麻类研究所,各种不同的麻秆被晒在院子里,长的有5米多,短的仅1米左右。有些麻秆上,还有未收的麻籽。就在前不久,在云南举办的“工业大麻新品种中汉麻系列专家鉴评会”上,由中国农科院麻类研究所育成的3个工业大麻新品种通过专家鉴评,达到国内优质水平。麻类研究所是我国唯一一个国家级的麻类科研机构,研究内容包括作物育种、栽培、农产品加工等。随着近几年来工业大麻概念的持续火热,这里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。

  

  麻类所的院里子,晾晒着成排的工业大麻、亚麻、苎麻等,这些材料将用于不同的实验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  

  扶贫:工业大麻新功能

  

  9月,云南曲靖豆温村,3000多亩工业大麻,给这个原本贫困的村庄带来了1200万元的预期收益,作为当地的脱贫产业,工业大麻在这里落户已经有4年。

  麻类研究所研究员邱财生告诉记者,不只是这一个村子,他们在对口扶贫的地方——四川甘孜,帮助当地村民种植工业大麻,每亩仅麻籽收益就超过3000元。目前,他们帮扶的大麻种植产业,已有万亩以上,帮助许多建档立卡户摆脱了贫困。  

  “工业大麻以前叫麻,或者叫大麻。以前,它是五谷之一,后来,又被认为是毒品,但随着人们对它认识的深入,观念也在不断地改变”,邱财生说。  

  在植物学分类中,大麻是大麻科大麻属的一年生草本植物。麻类研究所赵立宁研究员介绍,考古资料发现,大约在1万2千年前,就有人类使用大麻纤维的证据。同时,人类栽培大麻的历史大约为5000年。

  

  实验室里种植的红麻正在开花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  

  到近代,大麻的花和叶被发现具有致幻、成瘾功能。这和它的化学成分有关,大麻中含有500多种化学成分,是最复杂的植物之一。这些成分又被分为大麻素和非大麻素两种,大麻素有100多种,其中最重要的成分有两种,一种叫四氢大麻酚,英文简称为THC,它就是大麻致幻的元凶,也是大麻被列为毒品的原因。   

  另外一种叫大麻二酚,英文简称为CBD,和中央商务区同一个简称,它并非毒品,而是一种用途广泛的材料。在药用方面,它在治疗小儿癫痫、老年精神疾病、癌症止痛等方面功效显著,且具有不可替代性;在保健方面,它同样可以作为化妆品、保健品等产品的原材料。  

  1961年,联合国通过《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》,简称《1961公约》,该公约将大麻列为受管制的毒品。1985年,我国加入该公约。1990年,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毒的决定》颁布实施,大麻被列为毒品源植物。  

  事实上,在那个时候,我国的大麻种植面积已经很少了。麻类研究所粟建光研究员说,其原因有两个,一个是食品丰富,不需要麻籽作为粮食了,另一个是布料丰富,化纤材料代替了传统的麻类纤维,不需要麻做衣服了。

  

  爆发:工业大麻蓝海初现?

  

  《1961公约》明确规定,“本公约对于专供工业用途(纤维质及种子)或园艺用途的大麻植物的种植不适用。”  

  这也是“工业大麻”这个概念的来源。麻类研究所研究员李德芳告诉记者,当前,工业大麻的分类,主要指THC,也就是大麻中的致幻成分含量低于0.3%的大麻品种。  

  “按照THC含量,低于0.3%的是工业大麻,高于0.5%的则是毒品大麻”,李德芳说。  

  在CBD的效用被发现之前,工业大麻的主要用途只有两种——纤维用、籽用,大麻的纤维质量很高。粟建光告诉新京报记者,相对于棉花纤维,大麻纤维更长、更坚韧,所以在过去数千年中,都是纺织品的主要原料之一。此外,大麻纤维还具有抑菌、吸湿等功能,因此可以作为特殊环境下的特种服装材料,比如在潮湿的南方,尤其是某些需要在丛林中作业的工作,常年受到潮湿和细菌的滋扰,使用大麻纤维制造的衣物,能够有效降低工作人员受到的损害。“这方面的功用,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经发现和推广,目前已经很成熟了”。

  

  科研人员正在分装工业大麻籽,这些大麻籽来自不同的实验基地,未来将成为育种的材料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  

  大麻的籽用,则有直接食用、榨油用等不同的方法。邱财生常年在各地搜集野生的大麻种质资源。他告诉记者,在西北、西南地区,还有不少地方的人们,保留着食用大麻籽、大麻籽油的习惯,在山东泰安泰山的山谷里,也还有野生的大麻生存。  

  CBD的功效被发现,使得工业大麻产业出现了新的方向。  

  “与可以致幻的THC不同,CBD是一种与THC相克的抗精神活性成分,具有抗痉挛、抗焦虑、抗炎等药理活性,在药用方面价值巨大”,邱财生说。

  

  科研:1300多份工业大麻种质资源

  

  11月份的长沙最高气温仍在20℃以上,野外作物几乎都已经完成收获了,只有实验室里,还有正在生长的工业大麻。这里既是育种研究的地方,也是种质资源保存的地方。

  

  中国农科院麻类研究所的实验室里温暖如春,科研人员在室内种植的工业大麻涨势正好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  

  粟建光介绍,我国工业大麻方面的科研,起步较晚,但发展很快,“我国是大麻的起源地,野外有大量野生的种质资源,再加上从国外引进的种质资源,目前麻类所的国家麻类种质资源库中,已经保存了1300多份野生大麻的种子,这些种子是大麻育种和科研的主要材料”。  

  近几年来,邱财生走遍了西北、西南、华北等大麻原产地,将这些野生大麻的种子收集起来,加以处理之后,保存在种质库中,“野生资源越多,育种时出现良种的可能性就更高”。  

  就在前不久举行的“工业大麻新品种中汉麻系列专家鉴评会”上,麻类所选育的3个工业大麻新品种“中汉麻2号”“中汉麻3号”“中汉麻4号”通过云南省种子管理站组织的专家鉴评,加上2019年鉴评通过的“中汉麻1号”,麻类所已经有4个新的工业大麻品种,这4个品种,其CBD含量均高于3%,最高的达到4.29%,同时,THC含量则均低于0.2%,比工业大麻标准的0.3%更低。  

  “当前工业大麻的育种,主要有两个方向,第一是降低THC含量,只有低于0.3%的才是工业大麻”,粟建光说,“第二是提高CBD含量,CBD是重要的可利用成分,提高它的含量,才会有更高的价值”。

  

  麻类研究所的实验室,研究人员正在进行CBD提取技术的攻关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  

  THC和CBD两者必须兼顾,“提高CBD的含量并不难,难在同时要控制THC的含量,”李德芳说,“这两者关联度非常高,当前工业大麻育种的难题,也正在于此”。  

  除了提高CBD含量之外,工业大麻的全雌化,也是麻类所研究的课题。中汉麻3号和4号,即是全雌性品种。  

  在麻类所的一间实验室中,博士潘根正在做全雌化的研究,实验室中,数十株工业大麻正在花期,他告诉记者,“工业大麻主要是雌雄异株的植物,在自然界中,一般雌雄各约一半,CBD主要积累于雌株的雌蕊中,所以在实际种植中,全雌化品种才能大幅度提高收益”。

  

  麻类研究所潘根博士向记者介绍实验室里培育的工业大麻品种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  

  现状:中国有百万亩工业大麻

  

  随着CBD概念的火热,工业大麻的种植越来越受到资本的青睐。数据显示,当前国内有数十家企业布局工业大麻,其中有20多家已经投入相当的资本。  

  这些企业主要在云南和黑龙江,这是我国两个通过地方立法开展了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省份。据麻类所提供的数据显示,在云南,工业大麻种植面积为20万亩左右,黑龙江则有40万亩左右。此外,吉林、内蒙古、安徽、山东、山西、广西等地也有种植,“全国目前的工业大麻种植面积在100万亩左右”,粟建光说。  

  在用途方面,各地情况也不相同,云南种植的工业大麻,主要用于提取CBD,成为药物、保健品等产品的原材料。黑龙江、吉林、内蒙古、安徽、山东等地,共有60万亩左右,主要为纤维用工业大麻,它们的纤维会被制成各种纺织品。山西、内蒙古等西北地区和广西,大约有30万亩左右的籽用工业大麻,主要用作榨油和生产麻仁,当地人一般称为“火麻油” “火麻仁”。由于工业大麻中的THC含量非常低,且主要分布在花叶中,所以食用麻籽,并不会致幻、成瘾。  

  中国还是世界上三个主要的工业大麻生产地之一,另外两个地方分别是北美和欧洲。据《中国农业统计年鉴》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资料显示,中国工业大麻种植面积约占全世界50%,主要为纤维性用或油用。原麻产量占全球的25%,2016年达到7.7万吨,2017年全球606项工业大麻的专利中有309项来自中国。  

  促使工业大麻产业发展的动力,正是CBD功效的发现。粟建光告诉记者,“纤维用和籽用本来是工业大麻的主要用途,但因为可替代品很多,所以在过去几十年中,种植面积一直在不断减少。CBD的发现,推动了工业大麻热的出现,也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,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。”  

  “工业大麻的产业主要有三个板块,农业方面的品种、种植,技术方面的提取、提纯,应用方面的产品研发”,粟建光说,“目前,全球的全产业链条已经铺开,但基本上都处在起始阶段,主要集中在育种和种植方面的开发”。

  

  远景:市场正在逐渐开启

  

  工业大麻是CBD唯一的有效来源,具有不可替代性。同时,CBD又是小儿癫痫等特定疾病的药品来源,同样具有不可替代性。  

  不论是国外的资本市场,还是国内的大型药企,都在布局工业大麻,其目标只有一个,CBD。  

  数据显示,2018年,大麻类公司融资近138亿美元,而这个数字在2017年只有35亿美元。国外有机构预测,到2025年,这一数据将超过1600亿美元,也就是说,一个万亿人民币的全球市场,正在形成。  

  作为工业大麻的起源地之一,也是当前重要的产地之一,我们又能做什么呢?  

  粟建光告诉记者,从基础资源、技术等方面的储备看,我国具备在未来的产业发展中展现竞争力的条件。  

  “在育种方面,我国的水平已经基本和国外持平,目前CBD含量最高的品种,超过4%。未来几年的目标,是在THC控制在0.3%以下的同时,把CBD含量提升到6%”,粟建光解释,之所以是6%,是因为THC和CBD的关系复杂,目前学界许多人都认可,在THC含量低于0.3%的同时,CBD含量6%是一个天花板,“我们近期的目标,就是通过分子育种技术或基因编辑技术达到乃至突破这个天花板”。  

  而在CBD提取、纯化的技术方面,科研人员也正在加紧研发,在麻类所的实验室中,一位科研人员告诉记者,我国在CBD提取上,也有自己的技术储备。  

  此外,在应用方面,目前也有多种产品正在研发之中,比如化妆品,新京报记者在麻类所见到了一种正在研制的化妆品,包括乳液、精华、面霜等,研究人员告诉记者,初步研发已经完成,正在进行临床试用,这部分工作主要在医院进行。

  

  研究人员向记者展示他们研发的化妆品,有精华、乳液等,目前还没上市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  

  此外,记者还看到,麻类所研发了多种以工业大麻为原材料的产品,包括纤维制成的纺织物、麻籽油以及各种保健饮品、食品等。  

  一方面,工业大麻的市场正在快速扩张,另一方面,和工业大麻相关的观念和认识成为产业发展绕不开的问题。  

  2019年3月,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下发“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”。“通知”提出,根据《1961公约》规定,工业用大麻限于纤维和种子,其他用途的种植排除在外,我国作为《1961公约》缔约国,应遵守公约规定。  

  这意味着,我国工业大麻产业发展,只能在纤维用和籽用两个领域,炙手可热的CBD应用,在我国大部分省份仍属非法。

  

  科研人员正在查看实验室培育的工业大麻生长情况。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

  

  粟建光说,“我们的国情不同,在历史上,我们曾深受毒品之害,因此对毒品也格外敏感。目前的难处主要有三方面,第一就是如何加强监管,我们的政策法规相对滞后,且自身存在矛盾之处,在今天,我们需要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、政策等,对工业大麻进行更合理的管理,既防止工业大麻可能造成的危害,也能更好地利用它的治疗功效。第二,如何做强我们自身的产业,我们是工业大麻的发源地,应该在科研方面做出更多的成效,以此使我们在未来的产业发展中不至于落后。第三,还是要改变观念,让人们把工业大麻和毒品大麻分开,不再一谈大麻就色变。并不是所有的大麻都是毒品,那些THC含量低于0.3%的,是低毒乃至无毒的,但在其他方面却有极高的价值,比如纤维、籽都具有很好的保健功能,CBD更是重要的药用资源。”

  https://www.bjnews.com.cn/detail/160612623315362.html

所属类别: 科研动态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